蓝紫色透明

盾冬曹郭一八不拆不逆,包子,奉孝,八爷,茗茗。微
博@冬饺飞门-xxx

【盾冬】源代码(2)消逝的风

在布鲁克林小楼的二层露台上Steve又见到了Bucky。日暮时分夕阳染红大地,霞光万丈,有那么一丝光映在他头上,使他整个人看起来格外温柔。

他趴在老旧而被磨得光滑的栏杆上,向远方眺望。Steve从他背后也顺着他的视线向天际望去,地平线尽头,太阳正缓缓下沉。

"很难得能欣赏一次日落。我是说,对于现在的你我——很久没一起过了。"Bucky的声音有点失落。

"这里还是一样,长满了绿草,灌木,夹杂着参天大树。我记得小时候你和那几个坏小子还经常比赛爬树——我做不到,只好为你加油。几乎每次都是你赢。"Steve微笑说道。

"甚至连晚风吹到身上的感觉,都是一样熟悉。"

"变了的也许只有我们。"Bucky咕哝了一句。

"也许是。"Steve拍拍他的肩膀,"但在我心里你永远不会变。"

"得了,老伙计,别那么肉麻..."Bucky发出一阵大笑,他左胳膊半倚着栏杆,托着腮,认真思考了一阵,突然转头,笑容蓦地消失了,一直看到Steve的眼里:"听着,我下面说的很重要。我回来...是为了告诉你,这次离别以后,不要再找我了。我需要想清楚一些事情,如果..."他迟疑了一会,Steve凝视着他,"如果有合适的时间,我会主动找你。我们会再相见。"

"你要去哪?不能确保你的安全,我是不会轻易放你走的。你知道的,Bucky。"一刹后反应过来,Steve坚定地说。他不自觉地把手搭上Bucky的肩膀。

"消逝的风是没有轨迹的。"Bucky把头转向远方日落之处,语气里带了一丝伤感。"你知道的,我决定的事,没有人可以阻拦。"

"那么,日落后,再见。"他回抱Steve,带着他身上冷冷的气息,竟然有一丝像鬼魅。Steve一时间不能确定拥抱自己的是不是一个幻影。

他揉了揉眼睛,晃晃脑袋,想触碰Bucky的身体以确定这一点。他太像一个魅影了。

然而顷刻间Bucky放开他,单手撑住栏杆,一个漂亮的
空翻加转体,越下栏杆。Steve探出半个身子看去,他仿佛从空中消失了,了无痕迹。只剩下他耳边呼啸的风声。

"Bucky,no!"Steve情急之下伸出手,然而他什么都没有捞住。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缓缓抬起头。

太阳竟然向东方缓缓沉没。

在它彻底沉入地平线的那一刻,Steve越过栏杆,松开手臂,向下坠落。

然后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身上有很多处包着绷带。

他转头用眼睛打量四周,发现这里是医院。空荡的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

身上一动还微微有点疼。不过这对现在的他已经不算什么。

"吱呀"一声,有人推门进来。Steve有些惊奇——是他再熟悉不过的上司Nick Fury。

"不知道该说你幸运还是不幸。仅仅是喝个咖啡,也能遇到爆炸。"顶头上司端着肩冷冷地说。

梦里发生的事太真实,以至于Steve出了好一会神才慢慢想起来,爆炸是几个小时前的事。而当时在场的除了他还有...

"Bucky呢?"他想起来然后脱口而出。

"...队长,"Nick却没有马上回答,原本的怒气消散了一点,他沉默了一会,"我想你现在应该专心养好你的伤。你已经昏迷了整整十二个小时。SHIELD为你拨了一笔经费,等待你的是醒来后的一系列体能测试和评估,要完成这些起码需要一到两个星期的时间。"

"Bucky在哪?我需要马上见到他。爆炸发生的时候他和我在一起。"Steve脑子里一团乱麻,他知道Bucky就是解开这一切的钥匙。

"警方到达现场的时候,只发现了你一个人处于昏迷状态。所幸今天是工作日,客人比较少,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Bucky呢?他..."Steve脑子忽然有些乱,他捧住头想了想,"也就是说,他失踪了?"

Nick的手机忽然开始震动。他掏出来看了一眼,对Steve说:"抱歉,SHIELD有任务,我要先走一步。"不忘撂下一句"好好养伤。"

他消失在门外后,Steve的表情变得凝重。直觉告诉他,Nick有事瞒着他。

他想了想,继续躺下,缓缓闭上眼睛。

大约十五分钟后,就有年轻的小护士进来给他换药。Steve睁开眼,看着她忙活,在她为他解开密密包扎的绷带的时候,貌似不经意地开口,"辛苦你了,护士小姐。"

小护士脸一红,看他一眼,轻轻摇了摇头。

Steve停了一会,继续说,"听Nick Fury说,这次咖啡厅爆炸案死了不少人。"

小护士皱了一下眉头,摇了摇头,轻叹一声:"你很幸运,队长。没有什么大伤。但那个年轻人可就不一样了...唉,"她把旧的绷带轻轻放进医用托盘,停了一下,"这么年轻,就..."

Steve不自觉地屏住呼吸,"你说的是——"

"好像叫什么Bucky..."小护士没有注意到他,仍然自顾自的说,"只有二十多岁。太可惜了。"

"他怎么了?"Steve不可抑制地低吼。

小护士被吓了一跳,"他...他...死了啊..."

Steve瞬间瘫坐在床上,全身力气仿佛一下子被抽干了一般。有那么几秒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打破僵局的是小护士掉在地上的针管。仿佛如梦初醒一般,他起身时把托盘打到了地上,然而他仿佛没有感觉,抬起腿就向门外跑去。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