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紫色透明

盾冬曹郭一八不拆不逆,包子,奉孝,八爷,茗茗。微
博@冬饺飞门-xxx

【盾冬】逆莺(上)

  二零零二年三月。

  金发的男人推开窗户向阁楼之外看去,这是一个风雪呼啸的夜晚。在他西装革履的外表之下,谁也看不出,那修长挺拔的身形里面,是一层紧裹的潜行服。外面和屋里一样人声鼎沸,他看见一盏盏夜灯摇晃着,伴着急促的碎步,向屋里来。不多时屋里有脚步声上楼,背后传来一阵私语,这时有雪花的碎片夹杂着凛冽的夜风像刀子一般,往他脸上刮来,他也就顺手关了窗户,转身向这灯火通明的大厅看去。

  墙上挂着木制的酒架,放满了各种年代的酒瓶和珐琅的餐具,琳琅满目。穿着性感的waitness迈着小碎步穿行在衣着华丽的人群中,笑语连声。

  Steve并没有看到那个人,至少现在没有。他向远处一望,走过去取了一只酒杯,隐在角落里——只要他想。

  这时门突然间自己开了。从门后进来一个将军打扮的中年人,他那种自身的军人气度,任凭谁见了,都会肃然。果然厅里立刻停止了喧哗,他身后两排的列兵从两边鱼贯而入,待到最后一个黑衣的士兵出现在Steve眼帘时,他并没有一个动作或者一句话,Steve眼睛却再不能从他身上移开。

  “嘿,Rogers先生!”一只手拍到了他肩膀上,伴着突然的大叫,Steve颤了一下,一张黑色的脸挡住了他的视线,“就,稍微收敛一点好吗?别一见到他在那里什么任务都忘了呀!”

  “Sam,你放心。”不理会一个夸张的白眼,Steve只是平静地说,他微不可及地按了一下脖颈,“目标出现。”

  Sam再次翻了个白眼,指了指他,看Steve皱眉点了点头,就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盯梢后,从他身边尽量自然地走开了。

  Steve闭了闭眼,人声如潮水般快速逝去,一些事就从他脑海里快速地浮出来。

  “这是白狼长官留下的...他留在世的,也就只有这一样东西了。”战后清点战损时,一个士兵给他送来了一把冲锋枪,放在他面前的桌子上。

  Steve只看了一眼,就扭过头去。他抬起手背,抹了一把眼,胸膛微微地起伏了几次,仿佛犯了哮喘的人终于停止了发作一般,当他能平静下来时,他说:“把它充公吧。我相信巴基如果还...还活着,”他只说了这些,就又不能说下去了。最后他说,“总之,不在于武器。”

  士兵拿下去的时候,Thor他们正从远处走上来。Steve站起来,Thor一直大步走到他面前,紧紧地拥抱了他。松开他的时候,Steve看见他眼眶红着,就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Thor大声说:“吾友,这次我是来同你道别的。我有一个非去不可的行动,你也是。”

  Steve看向旁边的Tony。Tony将两臂抱在胸前,点了点头:“的确如此。听着,Cap,我们现在有一个计划。除了你和他,没有人可以代替你们去执行。而一旦计划成功,哪怕是要我用Stark产业的全部财富去交换这成果,哪怕我从此一文不名,背负世人唾骂,”他激动起来,“你什么时候见我这么说过?就算用这些作为代价去交换,我也甘之如醴!”

  Steve打断了他的突然间发作起来的兴奋,毕竟他认为这很有可能是PTSD后遗症,“好了,我已知晓它的重要性。那么,如果成功,“他少有地这么急切地说,”是否意味着Thanos从此以后,只能成为万众口中的传说?那么,我们消失的战士们,他们...”

  “我正是要说这个呀!你都把我打断了!”铁人叫起来,一旁的Banner也难得的露出一丝笑意,“还是我来说吧。我们找到了奇异博士留下的从过去时空带来的时间宝石,是一个具有穿越时空效应的宝贝。我在想,”他敲了敲脑袋,“如果利用这些时间节点,召集过去的复仇者们,是否能集合起我们全部的力量,用时空将成败逆转?”

  其实除了那把枪,Steve真正有的Bucky的遗物,是战前的一夜,他们相拥在小屋的那张小床上,Bucky留给他的一本日记。那是他托人好不容易从军方偷出来还给Bucky的——这两年显然它又厚了很多。那时Bucky说,“如果我有什么不测,它就是你的。”而Steve马上捂住他的嘴,低声喝道,“闭嘴,小混蛋!”然后他又笑了,Bucky也跟着笑弯了眼睛,一面勾起嘴角说,“嘿,过去这么干的通常可是我。”

  “总之,你不会有事的。”Steve沉默了很久,最后补充道,“我们都不会。”Bucky握紧了他的手,他侧过去在他的脸上印下一个深深的吻。床吱嘎吱嘎地响着,一旁窗外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Bucky在一个闪电照亮夜空的时候抱怨,“轻点,你是想把那些羊吵醒吗?”Steve在他屁股上用力地拍了一巴掌,咕哝道:“那些羊比我还重要吗?”Bucky只是笑成一团,用力搂紧了他的身体。那一夜,他们很深入。

  而现在,同一张床上,Bucky曾经的痕迹,他的余温甚至都在一点点消退,Steve清楚地知道,终将有一天,他的所有再也不能被感受到了。他翻来覆去很久,最后默不作声地起身,打开小灯,坐在床头。他的手停了很久都不能下去,最后他深吸一口气,仿佛下了什么决心似的,猛地掀开那本日记。

  “To Steve:当你看到我写在首页的这段话,也许已经是你我永别之时。你知道的,我并不愿同你分离哪怕一分一秒,然而这世事终归难料,这人间终究并不由我们做主。所以,如果分别再次来临,我要你记住,好好活下去。我留在人间的,只有这一个愿望。只有你活着,我们才有机会再次重逢。无论是在风里,在雪里,在阳光或是星空下,总会有那么一天。”笔墨在这里停顿了很久,最后终于又延续了:“我爱你。胜过这世间万物。”

  Steve无声地笑着,笑意从他眼里溢了满脸。他仰起头,一滴泪划过他的脸颊,这次他没有再擦掉。

  Thor已经走了二十多天,日记也已经被看了二十多遍,边角都有了不小的磨痕。

  Tony总觉得,Steve若是知道这个消息,必定会是第一个回到过去拯救他的老友,他的爱人的。毕竟在这世上他似乎除了战斗之外,心里只剩了这么点念想。他不明白,为什么这种时候队长会这么磨蹭?

  “他们告诉我这是二零零二年,二月。我并不知道这是我第几次做任务,我又被放出来了多久,我是谁?有谁...有谁能帮我吗。(这一段被划烂了,只能勉强分辨一些零碎的语句)

  “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二日。我是冬日战士,从理论上说,一个杀人机器应该是无坚不摧的。我是卡波夫的私人杀手,也是九头蛇的资产。卡波夫告诉我,我的存在是为了维护世界和平。

  “三月十四日,夜。我告诉他们海参崴郊外的夜莺庄园任务一切顺利。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我就要得手了。可是我见到一个人,我一看到他,我的身体就好像不受脑子控制。罗曼诺夫将军见我这样,很生气。他把我赶走了。我告诉他任务完成前我是不会离开一步的。

  “后来,那个奇怪的人走向我。他好像认识了我很多年一样,他叫我Buck,我只是一听到这个名字,脑子就仿佛撕裂般地疼起来。”

  后面的字不知道为什么,消失了很长一段。字迹再次出现时,已经是第三页了。

  “二零一四年。我逃走了。在博物馆我再次见到了他的背影。Steve,这次我知道我一直就认识他,我永远都不会再忘记他。”

  Steve合上了本子,他攥紧了拳头,又缓缓松开,全身仿佛被抽干了力气一般,慢慢地倒在床上。这个五月的夜里,夏风和煦,星光点点。

  “我们去哪里?”“未来。”Bucky温柔而清脆的声音萦绕在耳畔,Steve突然起身冲出去,一直跑了很远,他直直地扑倒在满是泥土的田野里,痛苦地蜷缩起他高大的身体,喃喃道,“你这个小骗子!...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啊?七十年,整整七十年了,Bucky,我们才相见过多少日子?现在你却要我好好地活,我怎么能做到啊?Bucky,你知道吗??我连喝醉都做不到啊...”声音逐渐地小了下去,Steve忽然间起身,坚决地擦干了眼泪。

  第二天清晨,Tony和Banner与Shuri约好了打算再次去劝Steve,却在经过实验室的时候看见他正满身汗水地走进来。Steve穿了一件运动T恤,一走进来就勉强地微笑和他们打招呼道,“早安,各位。”

  “关于你的提议,Tony,不得不说是一个精妙的点子。过去拖了这么久,我要为我的犹豫不决道歉。直到昨天,”Steve用坚定的眼神看向他们,“我意识到,我不能再拖了。这对你们,对Bucky都是极大的不公平。过去是我为了我的一己私欲,迟迟不愿面对那时的Bucky——和一年前一样,我是怕我自己受伤。”他歉然地望向Tony,Tony勉强笑了一下,就别过眼去,Banner拍拍他的肩膀,“所以,队长,你决定好了吗?”

  Steve郑重地点头,“是的。”他一步步走上去坐在那张椅子上,Shuri启动机器,他整个人随即被包围在淡蓝色的光晕里。Steve闭上眼,想着Bucky提到的那一天那个地点,直到感觉身体完全消失,他漂浮在金色的时空隧道中,身体仿佛要被撕裂般疼痛,然而Steve浮起一个微笑。

  Bucky,我来了。你说过的,无论何时,无论哪里,我们一定会再次重逢。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