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紫色透明

盾冬曹郭一八不拆不逆,包子,奉孝,八爷,茗茗。微
博@冬饺飞门-xxx

【盾冬AU】花店男仆chapter 1

在自家花店兢兢业业上班的老板史蒂夫,有一天突然捡到了闯进店里的流浪汉吧唧,从此两人过上了没羞没臊的幸福生活……而大盾并不知道吧唧的真实身份其实是——

小白文笔,缺点是不会写肉,所以文可能偏清水。



阴雨天。看来不会有人光顾这本来顾客量就少得可怜的小花店了。

史蒂夫叹了口气,站在门口望了一望,决定早点打烊。门外那些生意盎然的绿色植物正在接受绵绵细雨的滋养哩。他走过去,弯下腰,轻松地搬起一盆几十斤的绿萝——天生大力让他很容易完成这项工作。来回了十几趟,当他再一次回到门外准备继续时,意外地发现——工作进程好像有点出乎意料的快。原本几十盆的花花草草,现在只剩下——寥寥几个小家伙。他愣了一会,也没多想,一手抄起那些花盆就往店里走去。他把小家伙们放在柜台上,转身想去关上门。在他经过那棵高大的观赏杉树时,眼睛余光所及,树顶有一小片黑抖了一下。史蒂夫脑子转了一转,脚步不停地走过去把门锁好,然后转头,“出来吧。”

一片寂静,没有人回答,他却觉得空气中有一些东西突然燃烧了起来,点燃了这持久的冷清。

他蹑手蹑脚地向那从碧绿走过去,缓缓伸出手,然而还未触及什么,电光火石间,一只手突然向他咽喉抓过来,就像一只受惊的大猫,在受到威胁时抢占先机为自保先出了手。

然而我并没有伤害你的意思——史蒂夫身体先大脑一步做出了反应,他左手反手扣住大猫的手腕,触手处一片冰凉,跟着偏过头,右手锁住大猫的喉咙,将他推逼到墙角。

持续了那么几秒钟,对方低头看看他们抵在一起的下体,又抬起头,眼神里充满了凶狠。史蒂夫才意识到这令人尴尬的局面——他放开了大猫同时后退了一步,挠挠头,向对方开口:“你是谁?”

面前的男人,头发半长不短,胡子拉碴,两颊深陷的脸和瘦骨嶙峋的身体表明他已经很久没吃过饱饭了。但那双眼睛大而清澈,史蒂夫心里一动,然后对方继续盯着他,不说话也不动。

他们就这么对视了几分钟。然后男人转过头看了看外面越下越大的雨,史蒂夫随着他的眼光看去,恍然大悟:

“你是来躲雨的?”


大猫充满戒备地坐在桌前望着他,史蒂夫打开冰箱拿了一碟松饼,倒了一杯牛奶,端了过来。

“吃吧。”

大猫不动。

“我是这家花店的老板……”史蒂夫一边想着怎么才能让他放松戒备,一面介绍,“从我爸爸那时,这里就开了,后来一直经过几十年,又传给了我。”他低头看着对方的手臂,向着他挑了挑下巴,“嘿,伙计,说说你的传奇经历吧。”

男人看了看他的脸,又看了看吃食,又回头环顾一圈。他低下头说,“我也不知道我的身份,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他突然双手抱着头,很痛的样子,大口喘息着。“我的名字……b、bu……”

steve吃了一惊,皱眉看着他。男人突地一把起身,撞翻了桌子,跌跌撞撞地要向外跑去。然而门锁了,steve真担心他会把门撕裂了,更重要的是他若就这样贸然地跑出去,会危害广大布鲁克林群众的安全吧……steve追了几步,一把把他扯了回来,然后男人撞在了他怀里,他们再一次打了起来。

最后以累得气喘吁吁的steve制服了男人收场。

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抚这个失忆的人,只是隐约记起了自己以前养过一只猫咪叫bucky,于是他微笑着抚了抚男人乱糟糟的头毛,又把他圈在怀里,拍了拍他的背。

男人的呼吸声渐渐均匀起来。

雨要停了。不知何时,男人的双手垂落下来,竟然睡着了。steve注意到他乌黑的眼圈,想来是很久没睡好觉了。反正也是下午了,不会有什么人了,他瞅了一眼外面,摇摇头,扛起怀里的男人,把他放在自己的小床上,为他脱掉外衣,除掉鞋袜,盖好被子,然后坐在床边,开始认真思考该如何处置这个流浪汉。

这么久以来,花店一直就靠自己一个人惨淡经营,他费尽心血,生意还是没有起色,这家店也濒临关张。如果能多一个帮手替他分担……只是……他的目光落到面前这个男人身上,他似乎神智不太清醒。

但是智力好像也没有问题吧?虽然失忆了,好歹也能正常对答。只是来路不明这一点……

理智上,他应该让他离开。可是他的心里一想起这个问题,仿佛本能在抗拒。不知为何,他移不开落在面前这个男人身上的视线,仿佛上辈子他们就认识。

沉思到夜幕降临。算了,就先给他一个机会吧,过了试用期再说。steve做了决定,打了一个哈欠,男人还没有醒,于是他趴在桌上,困意慢慢袭来,就睡了过去。

黑夜中,床上的男人慢慢睁开眼睛,灰绿的眼珠转向桌上的人。“steve……”他重复着,呢喃着,眼神里不知不觉染上一抹温柔。然后,他轻轻起身离开了床。


评论(8)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