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紫色透明

盾冬曹郭一八不拆不逆,包子,奉孝,八爷,茗茗。微
博@冬饺飞门-xxx

【盾冬AU】花店男仆02

chapter 2
steve睁开眼时,阳光晴好,有那么一小片日光透过窗纱射到了他的床头。他费力地抬起头看了看墙上的钟,九点了。等等,床?他用眼看了看周围,自己的确是躺在小床上的。那么这里原本的客人去了哪?啊,big cat先生……他利落地穿好衣服,翻身下床,冲到外面的花厅。
两扇透明玻璃门大开着,窗明几净,与昨天比简直是两个等级。昨天匆忙搬进来的杂乱的植物们今天仿佛是立正待命的士兵,被整整齐齐地摆在地上。红玫瑰、香水百合、金钱草、锦葵、墨兰、猴面花、墨西哥雏菊……红如火焰,碧如宝石。而最吸引他注意的是……
“哦,这位姑娘……”steve走到被他这么称呼的发姑娘”身边,后者正在弯着腰提着喷壶浇水,从轻快的动作来看,心情还算不错。只是身为一个女人,肌肉线条未免太硬朗了一点。他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然后那人动作停了一下。接着他直起身子,用一双无辜的眼睛看着steve。
steve倒吸了一口气,退了一步。然后他听见自己有些颤抖的声音:“big……不我是说,先生,你身上的女仆装是哪来的?”
大猫先生直勾勾地盯了steve半天,好像他又在回忆什么。最后,他不甘心地摇摇头,表示了放弃,小声地说:“就是那里。”他指了指卧室后面的小房间,“墙上挂着一身。不是工作服吗?”
steve想了半天。终于他想起来了,六个月前店里曾经有过一个兼职的女大学生,那只是一份短期工,暑假过了后她就辞职了。而面前的男人,白底粉点花边的女式帽子,吊带的红格短连衣裙(露着粗壮的臂膀),勾勒出他腰间流畅的肌肉线条,裸露着大腿,shit,steve喉间咕咚一声,他快速抹了一下脸,“你、你能换一身……”
“嗨!”一个蹦蹦跳跳的小姑娘的进入打断了他们这尴尬的对话。“你们好。”她背着书包,“我想买一束花送给我朋友……这位姐姐,你说我该挑什么呢?”她的视线转向大猫。
他的手臂不自然地收紧。steve注意到,他还是有点戒备。他选择站在阴影处,从steve第一次见到他开始。steve拍了拍他的肩膀,他盯了小姑娘很久,她好像是有点害怕了,不由退了一步,笑容也有点僵了,满是疑惑地等着他开口。
“我想一束百合是不错的选择。”steve轻轻笑了一下,开口打破了僵局,右手仍然搭着身边人的肩膀,左手抽出一枝开的正好的淡粉色百合递给小姑娘,“我们还可以提供搭配花服务。”他转向身边的同伴,“是吧,bucky?”
听到“我们”的时候,大猫先生急促地呼吸了一下,然后他转过头来,眼神里满是询问。
“你叫bucky,不是吗。”steve冲他挑挑眉,“昨天你告诉我的啊。”
小姑娘甜甜地笑了,“谢谢你们,我想她会很开心的。”她挑了12枝百合,又挑了一捧绒线菊,几株石斛。淡粉的花间点缀着几点微蓝,散落如星,碧绿的叶子包裹着它们。美如一副油画。
bucky主动把配好的花接过来,笨手笨脚地帮忙包装。steve耐心地指导他应该怎么做,有些时候需要多解释几遍,最后他实在懒得说了,就拿着bucky的手慢慢教他。bucky开始是抗拒的,但是他慢慢顺从了。
“啊,我差点忘了,”临走时她回过头,看了bucky一眼,视线又回到steve身上,“steve先生,祝您和您的夫人幸福。”
“不,我想你是弄错了,孩子……”
门关上了。steve转过身,尴尬地笑了笑,“现在的孩子,思想比较开放……”
bucky久久地盯着他,steve走向他,在他面前站住。bucky比steve矮一点,头发还没梳过,半长不短,胡子拉碴,脸上灰黑,然而他的眼睛一直那么清澈,嘴唇虽然有些干裂,却还是很红。他又露出了那困惑的表情。他一直看进steve的眼睛里,半天才吐出一句话:“我真的叫bucky吗?”
steve轻轻笑了一声,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他:“你想要一个月多少工资呢?我很穷的,这花店也不赢利……”
bucky低下头,仿佛认真思考了一阵。
“午餐吃什么?”然后他问。
一天的工作终于在日暮时分落下帷幕。午餐的时候steve煮了意大利面,bucky的饭量与工作量成正比,这让他很欣慰。今天的客流量似乎比往常好点,附近不少熟悉的邻居都跑来买花,然后走出去时他似乎听见他们小声说,“steve这个布鲁克林单身汉终于也有伴了……”
然后steve认真思考了一下是要回头客还是要他和bucky的清誉。
不过bucky似乎无所谓,有时听多了还会笑一下。这时他的目光会带有一丝柔和,不再那么冰冷。多数时候,他都选择站在阴影里干活,好像有意无意地避着日光,一天他都没有接近门口。
steve打了烊,锁好店门。晚饭时他做了牛排,还开了一瓶红酒。两个人吃过饭后,bucky继续干活。才七点多,夏天的夜晚依旧如白日一样闷热。steve忽然觉得应该洗个澡,然后他想起bucky,心想bucky好像不会主动意识到他需要好好清理一下,但是由自己主动提出来好像又太失礼了。
反正时间还早。他拉住正在整理缎带和包装纸的bucky,“可以休息了。那些活明天再做也不迟。”bucky愣了几秒,steve抓住他的手,“跟我来。”
他把bucky推进那间小小的浴室——小到要容纳两个人都很困难——然后锁好门。
steve粗暴地一把扒下bucky的裙子——可不能怪他,他平时都是这么脱衣服的。
bucky当然惊慌失措地强烈抗议——但是他虽然凶狠,却没有steve强壮。最后在纠缠打斗中,他终于被steve推倒在浴缸里。steve趁机按下花洒喷头的按钮,开始放水。
但是自己身上也湿了,白t恤上交错着汗迹和水印。为了以免他一离开bucky就起身逃走,steve想了想,还是一块洗比较好。于是他双膝压住bucky的大腿,又一把把自己身上带着汗味和淡淡烟味的汗衫兜头扯下来,一面对自己膝下的人安抚:“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只是想给你清理一下。”
然后steve看见身下的人早已放弃了抵抗。bucky就那么闭着眼,醉意微醺,脸颊上微带着两抹酡红。他的嘴角微微上翘,赤裸着身子,腰腹的肌肉好看地挺立着。
shit。
好像有点头晕,steve想。一片水雾氤氲中,他的手不由自主地摸到了裤带,看都没看,一把扯了下来。
然后他看见了自己巨大的反应。

评论(6)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