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紫色透明

盾冬曹郭一八不拆不逆,包子,奉孝,八爷,茗茗。微
博@冬饺飞门-xxx

【盾冬AU】花店男仆04

chapter 4 ghost
“那些老鼠……很大,还会变成人形,张开它们吸血的獠牙,在深黑的夜里从床底下钻出来寻找目标。”bucky端着两个碟子,他们的早饭意大利通心面放到小圆桌上。
steve听得心头一颤,他温柔地把手掌覆在bucky的头上:“dear,你没事吧,是不是发烧了?”
“你要相信我。”bucky垮着一张脸头一偏甩开。
“可是我接手这里有五年了,没发现过一只你所说的老鼠。”
“……”
“dear,你身上总是这么冰凉,夜里睡在一起的时候我总是能感觉。(bucky:瞪)或许我该带你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的。还有,你为什么不多到阳光底下走走呢?我可以陪你,几天以来你一直待在店里,气色也不好。”steve抑制住一口亲上去的冲动,认真地盯着他的伴侣。哦,他真好看,连生气都是那么美。
“……听着,steve,我不知道为什么那天会在这里,之前发生的事我都忘了。但是接触阳光的话,我会……不舒服。”那种感觉好像是被一把利剑穿透一样,bucky微皱着眉,认真思索着。
电话响了。steve暂时终止了说话,离开了餐桌。不一会他回来,“sam要过来。哦,就是我最新的供货商。”看到bucky困惑的表情他又补充了一句。
“hey!老伙计!”半个小时后,门被撞开了,外面停着一辆卡车,黑哥们的笑脸映入视线,他热情地冲steve挥着手,“快来帮忙!我增加了几个新的品种,还有你上次订的观赏鱼……”然后他看到了steve怀里的bucky,若有所思地盯了他一会后,冲steve笑笑,“恭喜!”
bucky注视了他几分钟,吐出两个字:“大鹰。”
sam脸色一变 ,steve并没注意,柔声说:“dear,能帮我搬一下那些花吗?”
“乐意奉陪。”bucky拿了一把大伞,在身影没入门外之前将自己完全遮掩起来。
“你观念还真是开放。”sam抿着嘴,眼神有一丝调侃。
“为什么不?据我所知纽约现在已经通过同性恋婚姻合法化法规了。”
“我不是说这个。”sam眼神突然犀利起来,“原来你还不知道……算了,好心提醒你一句,要小心身边这个人。也许你不应该把他叫做人。”
“sam,你怎么能这么说bucky?”
“他……”sam刚要说什么,bucky撞开门,一手举着伞,一手抱着大盆的绒线菊。steve快步走过去接过,sam叹了口气,垂下眼帘,在他们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右手一松,衣袖撒下一些透明无味的东西。
“bucky,今天sam不知哪根筋不对劲,他要我小心你,”steve有些好笑地说,双手环抱着bucky的腰,这张单人小床有点太挤了,尤其是在增加了一个人后。改天一定要换张双人床。“他还说……”
“嗯。”
“……反正我不会信他的话就是了。”
bucky抬起头,吻上steve的唇,舌头趁机探入他的口腔,沾上他的唾液。steve被他搅得心迷情动,也热情起来,bucky松开他的嘴,用一根手指挡住steve的嘴唇,咽下一口口水,“不,今天不行。我有点累。”
steve只是觉得有点头晕,或许真的累了吧,在陷入沉睡之前,他这么想。
“steve?”bucky轻轻喊了两声,又推了推他,在确认他睡着了以后,他掰开steve的手,轻手轻脚地翻身下床,动作如一只大猫般轻捷。在没入无际的黑夜前,他最后回头看了steve一眼。
sam半夜醒来,有些口渴。他睁开眼,一只猴子正蹲在他床尾,裂开血红的大嘴,诡异地怪笑了一声。随着一声婴啼般的怪叫,它扑向他喉咙的一瞬间,sam左手从枕头下抓出一把小枪,右手将一把朱红的东西撒过去。
不幸的是,那把东西并没有减缓它的速度。带着凌厉的风,它扑到sam的脖子上,凄厉地尖叫一声,一口咬下去。sam被压得翻着白眼,用力举起枪就要射,猴子用爪抓住小枪,四肢并用地狠狠抓下去,sam只能捂住脸躲着暴风雨般的袭击,毫无抵抗之力,他手一松,顺着一道弧线,枪飞了出去,落在地上“砰”的一声。sam意识逐渐混浊,他无力地想,难道我抓了这么多年鬼,今天却要死在这小怪的手上吗?
不知何时,一双脚悄无声息如鬼魅般地出现在门口。脚的主人抱着肩默不作声地观察了一会战况。然后他弯腰捡起枪,长发飘动,眯起眼,吹了吹枪上的灰尘。
白光闪过的同时,sam脖子的压迫骤然减轻。他大口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猴子被击中后魂飞魄散,然后他目瞪口呆地看着站在门口举着猎魔枪对准他的bucky。
“coffee or tea?”sam叹了一口气,坐在bucky的对面。
“我只有一个要求。”
sam端起咖啡,示意他的救命恩人继续说下去。
“我要这支枪。”
“steve的花店里确实有一群鼠妖。”猎鹰盯着面前那张鬼魅般凶狠阴冷的脸,他的脸上没半点表情。“我可以帮他除去。事实上,看在我和他几年的合作伙伴关系上,白天我已经在店里撒了孢子芽衣的粉末,那会使妖们神智混乱,自相残杀,对其他生物则无效。”
bucky盯着他不说话。“我明白你有理由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sam微笑,“bucky先生,你可以等待三天,反正我就在这里,跑不了的。”
bucky用目光迫视着他,sam大大方方地回视。夜深了,bucky想到了什么,犹豫了一下,“你最好记住你说过的话。若是你食言,我一定要你好看。”
他站起身,慢慢往外走。
“你打算瞒他多久?”sam冷笑一声。
“这不是你该管的。在steve面前,你最好闭嘴。”撂下一句话后,这个擅自闯入的不速之客头也不回地消失了。
幽灵一般的黑夜杀手。sam用一只手捏住下巴,沉思着,电光火石间,他瞪大眼睛看向墙角的笼子,那里本来关着今天险些置他于死地的猴妖,然而笼门大开,锁被完好无损地拿了下来。
“bucky先生,你真是狠辣。”sam赞叹。
可是,你不久还会来求助我的。
一个鬼魂,怎么能妄想和人长相厮守呢?

雕兄出场。
其实我是想写一篇人鬼情未了的故事【笑。
可以改成《我的鬼魂男友》【误
总之主线是人鬼恋以及bucky如何找到恢复人身和steve在一起的方法,其他人也有可能登场哦。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