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紫色透明

盾冬曹郭一八不拆不逆,包子,奉孝,八爷,茗茗。微
博@冬饺飞门-xxx

【盾冬】论美队三吧唧为何爱吃李子(伪带球)(下)

为什么大家都想要长得像包子的球哈哈,桃也很帅啊!本章上球了~
————————————————————
五月的清晨安静而美好,小鸟在窗外的树枝上叽叽喳喳地叫着。清晨的曙光透过被微风吹起的轻纱照进这静谧的房间,Steve先醒了,他缓缓地转头看向Bucky,后者枕着他粗壮有力的胳膊睡得正香。就这么一瞄,他感觉一阵热血向头顶冲上来,下面似乎也瞬间起了反应。清晨惯例。他的大双眼皮,上挑的眼尾,短而直的鼻翼,因为微微翘起而显得俏皮可爱的鼻头,小猫一样的细长唇角,不笑时也像笑着一样。不行,要忍耐。他转过身,避免自己再因为看Bucky而冲动,轻轻地一点点撤回胳膊,把柔软的枕头垫在Bucky脑后,翻身下床,去厕所解决自己的生理反应。Bucky懒懒地翻了个身,嘴里咕哝着什么。
当Steve再回到房间时,床上坐着一个长发的
年轻女人背影。Steve揉了揉眼睛,“Wanda?”
Wanda捏了捏Bucky的鼻头,回过头来,“Hey,Cap,好久不见,想念老朋友吗?”
“进别人房间前记得敲门。你怎么来了?”Steve有点抱怨地问。
“来看看你和……”她看了看Bucky,有些不确定地扭头问,“我现在该怎么称呼他?”
“叫我Bucky。”床上的人坐起身来,他被她吵醒了,正困得难受,打着哈欠有些不耐烦地说道,“你和紫薯分手了啊?”
“谁和他在一起了……他不叫紫薯,他是Vision。”Wanda有些好笑地撇嘴,“上次出狱后我就去周游世界了,昨天刚到瓦坎达,玩得很开心,才不管他呢。”
“OK,我不打扰你们了,我先出去。”Wanda识趣地退了出去,“Bucky,一会等你好了陪我去玩好不好!”她刚走出门口,马上想起来这件重要的事,又探进半个身子来,用期待的目光盯着他。
“不,Wanda,这恐怕不行。”Bucky还没回答,Steve抢先说道,“Bucky他有些情况,他……”
“Steve,”Bucky温柔地笑笑,表情比哭还难看,“别说了好吗?求你了。”他可不想被Steve全部的队友都知道这件事,天啊,那样他堂堂一个男人怎么有脸见人。“我什么事都没有。”
“嗯?既然这样,那就这么说定了好不好?please……”Wanda嘟着嘴,露出小狗一样可怜的表情,在她这个漂亮可爱的女孩子脸上出现这种表情,让人实在不忍拒绝。
“好,”Bucky一口答应了,他已经在Steve的看管下度过了几十天无聊的日子,每天在屋子里一日三餐服用营养配餐,(还是瓦坎达孕妇专属,)活动范围也有限,还得忍受这个人仿佛老政委一样的唠叨,要不是出于对他的爱,Bucky早就受不了了。现在好不容易能有这个机会出去走走,他心里简直乐坏了。
“那你不能太过累着,也别带她走得太远……”Steve又开始絮絮叨叨地说着,Bucky忍不住双手捂住耳朵,“求你了伙计,让我清静一会好吗?”
“罗杰斯队长,国王殿下找您有事,是关于日前逃窜在案的瓦坎达第一要犯,似乎查明了他的所在地,请您过去商量抓捕行动。”侍卫恭敬地在门外敲门汇报。
Steve穿好制服,拿上振金做的新盾牌,不放心地看了他俩一眼,“我可能得离开一段时间,Wanda,这段时间就请你帮我照顾好Bucky。”
“知道啦!”Wanda扯着Bucky转身就走,“我们先去哪玩?”
Bucky陪着Wanda走出皇宫外,他在一颗大树前慢慢靠下身体,低头思索了一会,轻轻勾起嘴角,“嘿,girl,”他向Wanda勾了勾手指,“过来。想不想玩个好玩的?我们来比一场赛,怎么样?”
Steve只是开会初步部署了一个作战计划。然后他回到卧室收拾东西准备奔赴逃犯所在地。Bucky和Wanda还没回来,大概还在玩吧。他真为他和孩子担心,毕竟这是Bucky第一次怀孕,也是他第一次当爸爸。可是分别在即,他们竟然没有机会来个道别。Steve摇了摇头,算了。给Bucky一点自由的空间吧。他环顾了一下这间两个人住了一个月的房间,不知道要分别多久,他想了想,把床头放着的Bucky很喜欢的一只仿真枪模型装在了身上,走出了房间。暂别了,Bucky。
*
Steve乘直升机到达那个逃犯所在地时,夜色已降临。横跨了半个地球,这逃犯藏的还真隐蔽,都到热带雨林了。
直升机缓缓飞近地面,他拿着盾牌从直升机上一跃而下,稳稳着陆。趁着夜色掩护,来个夜间突袭,打他个措手不及,这样能大大缩短战斗时间。估计行动要到黎明才能结束。然后再逼他招认藏匿的同伙,通知提查拉派特种兵去世界各地动手抓捕。如果瓦坎达那边资料显示有些棘手的罪犯,恐怕还得他亲自出马。这个任务要彻底完成恐怕要一周左右。Bucky……他克制住心底的思念,尽量专心地工作。
“队长。”铃声响起的时候,Steve按下通话键,把
手机放到耳边,传来提查拉没什么情绪波动的声音。“很不幸地通知您。巴恩斯先生和Wanda女士失踪了。”
“什么!”Steve皱起眉,心里思绪万千,“说清楚点!早上他们不是还好好的吗!”
“早上的时候,他们出了皇宫,然后就没再回来。”提查拉依旧不紧不慢地说着,“我派人多方打听,最后终于找到了一点线索。事实上,如果这线索没错的话,他们也许距您不远呢。在首都警察局,有人汇报称,关于国家头号要犯信息的卷宗,于今天上午十点左右在他眼皮底下消失了五分钟,又在他眼皮底下完好无损地被送了回来,其间他身边没有任何人。他怀疑闹鬼了,于是来向我汇报。听说……快银跟着他姐姐,也来了我国境内。”
“我知道了。谢谢您提供帮助。”Steve尽量保持平静的语气挂了电话,事实上他的心都快飞出喉咙了。Bucky居然怀着孕乱跑,他还是不想要这个孩子吗?他深深叹了口气,眉皱得更深了。
他穿着潜行服,一步一步踏着这片柔软湿润的土地,借助安在身上的微型红外线导航,向密林深处前进。
不知走了多久,夜很深了。前方黑暗而寂静,偶尔传来几声小虫低微的鸣叫,叫得人心烦意乱。Steve看了看导航,后者屏幕上不一样的温度区域显示,疑犯就在前方。不,好像不止一个。
“砰”的一声枪响,划破了寂静而黑暗的长夜,Steve持着盾迅速冲上前去,如果这发子弹是罪犯射出的,如果射中了Bucky,天哪……他摇着头,不敢想象。(他似乎忘了Wanda的存在。)
一个黑影夹着一股凌厉的夜风向他冲来,重重夜色下他一瞬就感觉出这不是Bucky,于是他一个侧闪避过对方挥出的拳头,抬腿向上踢中他的胳膊,顺势一记肘击击中他的面门,跟着一脚踹在他肚子上,将他踹出好几米远,倒在地上挣扎。突地从后面一间房子又冲出一个人,趁Steve分心看去的功夫,那黑影突然从地上一个翻身,一把坐起来,掏出一把枪就对准他。“砰”的一声又起,Steve瞪大眼睛,看见黑影慢慢向后倒去。随后一个他熟悉的身影从后面慢慢走出来,“Buck!”Steve看见他的一瞬,几乎不能思考,他的大脑被满满的气愤和心疼填充。他几步冲到Bucky面前,一把将他紧紧搂在怀里,“你怎么能不告诉我一声!万一你有闪失,我……”Bucky把端着的冲锋枪一把扔在地上,他用力回搂住Steve,把头搁在他肩上,闷闷地说,“对不起。我道歉。”
他还没来得及再说些什么,Steve一把把他扯到自己身后,举起盾牌,枪声再度响起,打在盾牌上射出一束耀眼的火花,Steve利用盾牌作为掩护,一个前翻踢飞面前树林里冲出来的第二个罪犯手中的枪,第三声枪响却突然从背后响起。Steve颤了一下,他急忙转过身,看见Wanda正用双手操纵让那颗离Bucky距离不到20cm的子弹一瞬间偏离他的身体。他的双腿不可控制地一软,不敢相信就在刚才有那么一瞬,他差一点第三次失去Bucky。“谢谢我吧,还有,这场比赛我赢了哟。”Wanda得意地笑着说。
*
“我都跟你解释多少遍了!我刚才只是……那什么反应,才会导致判断力下降的!”在黎明时分回去附近城镇的直升机上,Bucky生气地低吼。“又来了……呕……”他痛苦地弯下了腰,Steve急忙停止了生气,抚着他的背,“Bucky,你怎么样?都怪我,我刚才不应该对你发脾气的……”Wanda看着他们,吃惊地瞪大双眼捂住嘴唇,好一会,她慢慢放下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喂,Vision,我想回去了,你来接我吧。你问我弟弟?他把我们送到这,就被我轰走了。我可是想和Bucky公平竞争这场比赛……可是现在,我一分钟都不想在他们身边多待。”
一年后。
Wanda再次踏足瓦坎达的土地时,她带了Vision一起。
“Wanda,为什么男人和男人也能生孩子?”Vision坐在沙发上,抚着下巴,百思不得其解。
“你问我,我问谁!”Wanda也不知道,只好冲他翻了个白眼来掩饰这一事实。
“Wanda姐姐好!”她循声向地下一望,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你、你是……”
粉雕玉琢的男孩子眨着一双像极了他Dad的漂亮的大眼睛,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了双重超级血清的影响,他看起来就像三四岁大的孩子。Wanda身为一个女生,毕竟有着天生的母性,越看他越可爱,忍不住抱起来亲亲:“你叫什么名字呀?爸爸妈妈呢?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呀?”
“我叫Peach。Dad说,今天一个叫Wanda的姐姐会来看我们一家,Dad和Papa在执行任务,暂时回不来,让保姆先看我们一会。Dad还说,谢谢Wanda姐姐去年寄过来的李子干,他觉得很好吃。”
“你们?”Wanda感兴趣地放下了他,“你还有个弟弟?”
“是妹妹。Chubby,出来呀。”Peach向房间里喊道,过了不久,一个眉清目秀的长得很像Steve的小姑娘慢慢挪出来,“Wanda姐姐好!”她好奇地望着Vision,“他怎么长得像个紫薯?”
“Chubby,不许对客人没礼貌。”Peach忙阻止她,Vision继续若有所思地开口,“Wanda,据我分析,他们俩是一对异卵双胞胎。所以容貌会有些差别。”Wanda心中正在思考这个问题,没想到会被Vision发现,她笑笑,“两个小宝贝,这是Vision叔叔,他有好多小东西哟,来让他陪你们玩吧。”
“真的!”两个孩子高兴地爬上Vision的大腿,“叔叔好!”Vision一脸茫然地被左右拉扯着,他想了想,用双手变出了一簇七彩的光芒,惹得孩子们兴奋不已,大声叫好。
Steve和Bucky走进客厅时,孩子们正玩得开心。Wanda和他们打了招呼,笑着说,“Sam,Scott,Clinton,Natasha,Tony他们都托我给你们带了礼物。Cap,你在这里歇了一年,也该考虑回美国了吧?”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一起坐在沙发上。孩子们忙离开Vision手脚并用地从沙发上爬到这边,一人一个爬进Steve和Bucky的怀抱,齐声摇头说,“我们不要Papa走!”
Steve抱着怀里的Chubby,亲了又亲,笑着说,“乖,Papa会有很多时间回来看你们的。”Bucky则板着脸对简直和他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的Peach说,“今天学了几个单词?有没有不听话?”Peach忽闪着大眼睛,自豪地说,“我今天可乖了!不信Dad去问Sherry aunt!”
“小骗子,Sherry aunt天天看着你们,当然会为你们打掩护。”Peach蹭蹭Bucky的脸,把自己的脸指给Bucky,Bucky板着脸亲了他一口,终于忍不住笑了。
“我留在这里一年,是因为当初Bucky的身体状况不太好。”Steve回忆起当初,心有余悸地说,“他怀孕到三个月的时候,子宫突然开始萎缩……我当时非常担心……后来在医生的帮助下,把胚胎导出体外,用人造子宫培养,才终于保住了这两个孩子。所以我不放心,才决定留在这里陪他观察一段时间。现在两个孩子也逐渐长大了,我也可以放心地回美国了。Bucky,以后每年我会尽量空出半年的时间回来陪你和孩子的……”
“Steve,我知道在你心中坚持正义的重要性。我也是一样。”Bucky用坚定的目光看向他,微笑着说,“我也会在瓦坎达继续为我自己过去所做的一切赎罪,保卫这里每一寸土地。你不用担心我和孩子。”
Wanda看着他们其乐融融,心里不由满满浮起羡慕。Vision看着她突然开口道:“别担心,按照我的分析,半年后我们就可以有孩子,只是像他们这样的异卵双胞胎的概率大概为十万分之一,如果以后每周我们能有规律的……”Wanda惊慌失措地扑过去捂着他的嘴,小声说,“闭嘴!”
END
————————————————————————
被自己写的盾冬的球们萌化了~捂脸,话说电影结局明明冬被冻起来了,结果被我一言不合就无视官设解冻了,还带起了两个球!罪过~
*设定Peach有着冬的脸桃的性格,Chubby有着大盾的脸包的性格~
*本文设定快银没有死!
*由于最后球不是经由冬亲自生出来的,所以也算是伪带球吧?

评论(4)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