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紫色透明

盾冬曹郭一八不拆不逆,包子,奉孝,八爷,茗茗。微
博@冬饺飞门-xxx

【盾冬】如何成功与你的禁欲系爱人共枕01 无情

冬的设定偏EMH,找回记忆后却因为种种原因没恢复多少原来的感情,于是成为冷酷凛冽的禁欲系杀手。盾可能动画、漫画、MCU都有一些……强硬正直的天生领导,英勇无畏处理各种危险任务,却偏偏拿这个禁欲的爱人没办法(>_<)所谓看得见吃不着
——————————————————————
华尔金宫,坐落于瓦坎达南一个小国图塔的首都中君王居住的宫殿。王宫由一整块透明的天然水晶雕成,华丽的宝石镶嵌整片的墙壁,美轮美奂。年轻的君王半倚在豪华而舒适的大沙发椅上,奢靡华贵的暗金色装饰,一整片巨大柔软的天鹅绒从沙发上一直绵延到门口。偌大的房间灯光朦胧,半明半灭,身材火辣、穿着暴露的女舞者们伴着劲爆的音乐,富有节奏地跳着性感热舞,一般人看了早已血脉贲张。
他的眼光在看到带着一股与屋内气氛格格不入的冷冽,走进门口的纯黑身影的时候,不期然地亮了一下。随后他不经意地挥手,“你们都先下去。”一双眼却全盯在那个缓缓走近的人身上。后者在一个性感女郎退下时向他抛了个媚眼并把手搭在他肩上时只是面无表情地一个侧身闪了开去。
“看来你很受异性欢迎啊。”君王用火热的目光在他脸上逡巡。
对方不答,只是把手中端着的盘子移近他的脸。“你要的茶饮。”
“在这个国家,还没人敢不答本王的话。”君王笑了一声,然而话里并未见多少怒意,他看了看面前这只戴着黑色皮手套的手,目光上移到他那张英俊冷酷的脸,“我要你喂我。”
“咔”的一声,房间里传来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谁?”君王半探起身警觉地环顾四周,“来人!”
“你把侍卫都支到半里外了,忘了吗。”面前的人眼里闪过一丝冷意,却笑着说,“现在这里,就我们两个人哦。”他的手安抚地搭上面前年轻人的肩,和他一比,自己简直是个老古董啊。他在心里轻叹一声。
“你可真是个小美人啊。”还得被比自己年轻六十多岁的小孩子调戏,他这个前第一杀手已经混得如此之惨了,sad。
“过来啊……”年轻的君王半揽着黑衣人的肩,顺势让两个人一起慢慢倒在这张宽阔的大床上。黑衣人抓住他的手,他醉意微醺地半眯着眼,只是感到手中传来一阵刺骨冰冷,不由警觉地一把睁开眼。面前仍是那张英俊的脸,恍惚间他的神情却如此冰冷,他从未见过。他困惑地睁大眼,面前却明明还是那熟悉的一抹轻笑。他满足地笑了,心想一定是自己眼花了,顺势伸手去解他的衣服。自背后无尽的黑暗与寂静中,突然“当”的一声,又一次碎裂响起。他疑惑地转过头去,突然有一个冰冷的东西准确无误地从后面插入了自己的心口。只是一点钝痛与麻木,他陷入黑暗前的最后一眼,是一个金发的端正小伙拿着一块盾,自无尽的黑暗中慢慢现身,向着他身后一步步走过来。
“很好,你成功把他侍卫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了,队长。”黑衣的杀手自君王背上拔出匕首,用手套轻轻一抹刀刃上的血迹,扫了一眼地上的碗碟碎片,向面前站着的面色冰冷的美国队长漫不经心地挑了一下下巴。
“Bucky,你知道你这样做有多危险吗。”美国队长紧盯着面前一身黑色紧身衣的冬兵。“七天了,从你那天在瓦坎达消失以来,毫无音讯。”
“抱歉,让你担心了,我是为了完成任务。”冬兵放低声音,尽量温和地说。
“你眼里现在只有任务吗?”美国队长低下头看了看沙发上那具尸体,“为了完成任务,你什么都能做——对不起,我不该这样怀疑你。”他咬紧嘴唇,“可是你需要解释一下你刚才的行为。你什么时候学会了——”他思考了一下该怎么形容这项技能。
“啊哈,色诱,你是想说这个是吧?”Bucky满不在乎地替他说了出来。“看着我的眼睛,Steve。”
Steve直视进那双澄澈如黑曜石的瞳孔。半晌后他说,“你还没彻底恢复,是吗?”他的声音微微发涩。
在Bucky冻起来半年之后,黑豹殿下终于替他找到了一个彻底消除洗脑指令的方法。利用有针对性的特定频率电磁波干扰脑中的指令,周期漫长而持续。进行了半年后,终于可说是初步的大功告成。然而Bucky经历这项治疗后,他的眼神依然清澈温和,只是其中慢慢没有了感情。在他身上的感情消失后,取而代之的,他的杀手个性却慢慢显露了出来。当然他有着善良的本性,于是现在的他干净冷酷,为着赎清双手犯下的罪恶,他一直为瓦坎达国王接一些暗杀行动。当然对象总是有着某些罪恶行径,比如今天这个新登上王位,却被黑豹掌握有发动叛乱妄图兼并瓦坎达的证据的年轻君王。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现在仍然是个处于黑白交界处的不分明的身影。
黑豹说,他的感情并不是永久消失,而是治疗带来的副作用,只是被暂时抑制而已。
但是自从Bucky失去情欲已经三个月了,他却还是没有好转的迹象。他记得和Steve的所有过往,却泯灭情欲,不想再将两人的关系过界了。现在的他是一个虽本质仍善良,却没有感情的纯粹的杀手。
于是他得心应手地使用各种技能,游走在黑白之间,像一条灰色的蟒蛇,圆滑却毫无温度。
“我想,现在这样,给我减轻了不少困扰。”冬兵笑着,“有一天我去暗杀一个教徒时,在他家里看到一本小册子,上面说,情欲即罪恶。我不想再给自己额外增加这么沉重的负担。”
“其实,也是有点用的。”Steve用坚定的目光看进他的眼里,“当初是什么唤醒了你的记忆?”
Bucky低下头,似乎想了一会该怎么开口。“是的,记忆可做不了假,伙计。”他看向Steve的眼神温和而无情无欲,“你是我几十年最好的哥们。可以让我为你付出生命的那种。没有情欲,我们一样可以是……唔……”对方在他说话时一步步走过来,无视他的后退一步,一把扳过他的头,拉向自己。然后不由分说地封住他的唇,“够了,Buck,我听够了。”舌头强硬地分开他的唇齿,贪婪地攫取着他口中冰冷的气息。“Steve,请你……放开我……唔……”长达一分钟,他才恋恋不舍地暂时松开对方温热的红唇,退出前还不忘舔一下他柔软的口腔。你是我的,只能是我一个人的,即使你没有了情爱,也绝不能忘记我们的感情。Steve仍旧紧紧捧着他的脸,睫毛微微眨了一下,一开口温热的呼吸拂过Bucky的脸,“不可以。我不允许。你是我的爱人,现在也是。”
Bucky有点困惑地眨了眨眼,“可是现在的我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爱。”
“你愿意让我帮你想起来吗?”Steve露出一个微笑。为什么看见他的笑,Bucky会不由自主地觉得开心?看来有些事他还真的需要Steve帮忙。
“陛下。”卫兵的声音在门口不合时宜地响起,“抱歉打扰您,Sam先生要见您,说是有一些文件今天要给您。”
“他在说什么?”Steve眉头微蹙。
Bucky看了他一眼,小声说,“大鱼要上钩了。今天干完这一票,我就可以收手了。”
队长点点头,起身准备隐藏自己,却被Bucky拉住,他摇了摇头,“我有个好主意。”
*
“让他进来吧。”年轻的君王慵懒的声音自房间里传出,侍卫轻轻推开房门,身着西装的军政大臣拿着厚厚一沓文件踏进来,只见纱帘半掩,帘后宽阔的床上,隐约是两个交缠在一起的人影。
“Sam,麻烦你亲自跑一趟。”君王本来伴着剧烈的动作时不时地喘息着,这时停了下来,气喘吁吁地轻笑了一声,“把文件放在桌子上。你可以走了——”
在这明眼人一看都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气氛中,尴尬的大臣本来也很想退出去,他转身要走,忽的转了转眼珠,还是觉得隐约有哪里不对。“尊敬的殿下,您能亲自出来一下吗?我有些机密大事要亲自告诉您。”
“真麻烦。”君王抱怨了一声,不情愿地起身下床,掀开帘子——大臣在那一瞬间只来得及看清床上躺着一个赤裸半身的金发的青年,君王已经放下了帘子,不耐烦地说,“还有什么事?”
“关于派出那支驻扎我国北方边境的军队。”君王眼中一亮,“继续说。”
“调动于四个省的军队,于今天凌晨已经集结完毕,只待您一声令下,即刻可以开战攻打瓦坎达。”
“那好,我宣布……”君王狡黠一笑,“暂时还是按兵不动为妙,待找到一个合适的借口,才有充分的理由开战。”
大臣心想这君王怎么变得这样快?几天前还催着大兵集合边境准备攻打邻国,现在又变卦了?“果然年轻人啊,就是沉不住气。”他无奈地摇摇头心想,“还有别的事吗?”君王已经不耐烦地下逐客令了。他只好说,“我会按照您的指令办的。那我先回去了。”他把文件拿到君王面前,“这是您要的军政机密资料。”然后他微微躬身,“您也不可太过劳累。”
君王在门重新关上后耸耸肩,转身扯下那张人皮面具,瞬间恢复成了那个眼神冰冷的杀手。他缓缓走进那面巨大的帘内,这里是这个国家君王的卧室,充斥着一股奢靡而颓废的气息。床上的人仍旧闭眼躺着,他靠近床边,慢慢坐下,“他走了,你不用再装——”Steve猛地睁开眼,一把把他拉到床上,他摔进一个坚实的怀抱,有点疼,他睁大眼看着Steve,后者无辜地眨眨眼睛,“刚才你把我弄坏了,Barnes先生。”他刻意加重语气在称呼上,“哥们——能帮我个忙吗?”
——————————————————————
大盾:你点的火,你要负责熄灭。
其实开这个脑洞是想让大盾使出十八般武艺把冷淡禁欲系吧唧艹哭在床上,随时有可能脑洞不够抛锚在小路上……

评论(4)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