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紫色透明

盾冬曹郭一八不拆不逆,包子,奉孝,八爷,茗茗。微
博@冬饺飞门-xxx

【盾冬】如何成功与你的禁欲系爱人共枕03 火王子


“你待在这以防情况有变,我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出了男士更衣室是一条长长的走廊,向北走到头右转就是会议室。Steve刚来了没两天,对这的地形没Bucky熟,所以Bucky抓住他的肩膀,对他摇了摇头,准备自己去查看。

“别忘了我现在还是这的君王。”可是Steve轻轻推开他的手,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句话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他还在生气吗?Bucky摇摇头,伤到他是自己最不愿做的事,可是现在他没办法把Steve当成爱人面对。若是他永远没有了情欲,Steve一定很伤心,毕竟现在这情形怎么看都像是美国队长弯爱直……不对,自己也不能算是“直”……他正胡思乱想着,突然听见外面传来一阵惊慌的叫喊。他推开房间门几步跑到窗前,手按在窗台上,慢慢眯起眼睛,一个有点熟悉的身影正从天边逐渐向这里飞来。

“砰”的一声,伴随着猛烈的冲击波和玻璃碎裂的声音,Bucky转身一个空翻到了房间门口,一瞬间房间就被硝烟和四溅的碎片淹没,他忙伸出双手半蹲下身抵挡,等烟彻底散尽了,他才慢慢直起身,看着一个年轻健壮的身影从一堆西装衬衫里爬起身钻出来。

“Johnny Stone?”他皱着眉,“稀客!我们已经好几十年不见了,哈?”后者抓抓头发,冲他尴尬的一笑,“老朋友,哈,我有事要请你帮忙……”

Bucky把脚架在桌子上,挑衅地盯着Johnny。他拿起面前一瓶口香糖打开,抓了一把塞进嘴里。Steve偷眼看了看,辣椒薄荷味的。他继续拿起另一瓶,往嘴里倒了一把开始嚼,把瓶子重重砸在桌上。Steve在瓶子起落的间隙中看见“芥末”两个字,心里同时为桌子和Bucky捏了一把汗。

Johnny一把抓过女仆上来的点心,看也不看就往嘴里放,“味道如何?我特意为你准备的,”Bucky扬一扬眉,在他“哇”的怪叫声中不冷不热地说,“热带特产,榴莲干。”

Johnny忍着痛苦,努力挤出一个微笑说:“挺……好吃……的,多谢了……”

“客气,兄弟。”Bucky把手里的瓶子漫不经心地向他一抛,“要不要来点?”

Johnny正要接,却被Steve抢先一步抓到手里,“你们闹够了没有?还记得正事吗?”

“对了,正事。”Bucky敲一敲额头,恍然大悟一般,“Stone先生,想见Jack Benjamin吗?虽然你现在暂时还见不到他,但是你要是把这些都吃光,”他拈了一片果脯,向桌上奇形怪状的点心抬一抬眼示意,“我可是有权力让你见到他哦。”

“骗人,这个国家的权力现在又不在你这里。”Johnny愤愤地开口。

“好了,别难为他了,Bucky。”Steve用眼神制止了他右手边的人继续恶作剧,随即把头转向另一侧,“Johnny,听我说,按照行程,Jack Benjamin明天就会抵达皇宫,但是今天晚上他们一行会住在首都接待外宾的宾馆里,你趁夜去找他,说服他跟你走。”

Johnny失望地垂下了头,“没用的。他根本不听我的,要不你以为我为什么会追到这里?”

“哇,你们好了两年多,他居然这么轻易就同意跟别人结婚?好绝情的王子哦。”Bucky冷笑一声摇摇头。

“Buck,我认为在这件事上你似乎没资格说Jack。”

“……拜托,我……”Bucky不满地向Steve看了一眼,却没话反驳,“哦!你也把Steve甩了?”Johnny听出了一些端倪,连忙好奇地问,还不忘忙着解释,“还有,Jack不是无情的人!他只是为了他的国家!”

“闭嘴!”四道犀利的能杀死人的目光齐刷刷地瞪向他。

“我记得那会还是二战,我们一起并肩作战。”Steve热情地拍了拍Johnny的肩膀,“你,我,Bucky,还有仿声鸟和尼克弗瑞他们……”

“现在的他,似乎和以前大不一样了。”他们并肩走在宫殿外墙内的甬道上,热带植物茂密参天,错落分布在一望无际的绿色中间的喷泉们向四周喷出清澈的水流,哗然有声,Bucky自己走在前面,Johnny在后面看着他的背影说。

“说来话长。也许在你们看来经过了很长的时间,在我,似乎却只是一眨眼而已。庆幸的是他还在这个世界。”Steve
若有所思地看着前面的人,虽然过去曾经饱受摧残,但他的背影还是那么挺拔健硕。岁月当然会在他们身上留下痕迹,似乎什么都变了,却又像全都没有变。至少,Bucky还是那个可以让他凭一个后空翻就认出来的人。也许对于他的缺失,Steve是有点太着急了。这不应该。他一向是富有耐心的,怎么可以逼他……Steve在心里暗自决定,在Bucky恢复之前都不再碰他的身体。

Bucky突然停下来,潇洒地转身:“殿下,该您出马了。”

Steve用英语说了半天,侍卫长才同意让他们出皇宫,但是一定要带一支长长的保镖队伍。

豪华的鎏金复古汽车在暮色时分从宫廷角门开出,后面紧跟着一队十来辆护卫车队。Bucky坐在车里忍无可忍地说,“为什么我们不直接在晚上偷偷溜出宫去?”

“你来了这么多天,应该比我清楚,这里是一国王宫,戒备有多森严?Johnny白天刚硬闯了进来,我为了避免引起怀疑,只好下令加强护卫了。”Steve坐在宽敞的后座,看了看化妆成司机开车的Johnny,皱眉回答。

“兄弟,别担心!”Johnny自豪地拍了拍胸脯,“我的车技可是经F1检验过的!坐稳!”他一脚踩下油门,同时双手灵活地一转方向盘,Bucky上半身一个趔趄,就歪倒在一个宽阔的怀抱里。他身体下意识地弹回去,坐的笔直,双手不知该往哪放。Steve咳嗽了一声,车厢里气氛一时变得尴尬起来。“其实,你不用害怕我……”他试图开口解释,“以后我都不会……”

“嘿,两位老伙计,先打住好吗!”Johnny一激动,双手就蹭蹭地发热,脑袋也快冒烟了,“先办正事再叙旧情好吗!你们天天没事就腻在一起,我可是半个月都只能偷偷跟在Jack身后偷偷看着他……”

“别激动!你想让我们三个炸死在这车里吗?”Bucky连忙制止他再继续发脾气,他想了想,按下开关,打开车顶的天窗,左手扶住边缘,拍了拍Steve的肩膀,整个身体就向上飞速翻了出去。只听见后面传来噼里啪啦撞车的声音,Johnny迅速降低速度,不多时Bucky从后面赶上来,重新翻回车里,“搞定。”他说。

Johnny从后视镜和Steve心惊胆战地对视一眼,乖乖闭嘴专心开车,Steve你居然能把他搞得服服帖帖,他在心里想着,不由对队长肃然起敬。

宾馆。
三个人各自隐藏在人来人往的双层楼梯上暗处,不久一队穿着整齐统一的人从外面走了进来,他们到齐了就自动分成两排,Bucky和Steve对视一眼,看着衣着华丽的小王子被一群侍卫围着,走进大厅。Johnny此时反倒异常的平静,他死死咬着嘴唇,一眨不眨地盯着楼下那个身影,目光随着他移动,简直能燃起火来。

“你们的房间早已预定好了,请随我来。”早有年轻的女佣招呼他们,Jack用泛红的大眼睛看了她一眼,心不在焉地随着她上楼。怎么这两天看不见他了,他一定死心了吧。Jack咬着嘴唇闷闷地想,自己应该高兴才对,可是为什么偏偏就是笑不起来。女佣替他推开房门,就自动退下了。

Jack刚走进房间,门就砰的一声从背后关上了。他吃了一惊,转过头来,随即低下头去不看面前的人,冷冷地说,“你还不死心吗?要闹到什么时候?”

Johnny向他一步步走过来,Jack慢慢后退,直至被逼到床脚,退无可退。

“我不死心,除非你看着我的眼睛,亲口告诉我你不爱我,以前的一切都是假的。”

“我不想看见你。滚出去。”Jack扭过头低声说。

“你的身子在这两年里,可不是这么想的。它告诉我,它现在很需要我呢。”Johnny浮起一个迷人的笑容,他一把箍住Jack的肩膀,“你不敢说,为什么?嗯?”

“放开我……你再胡来我就喊人……唔……”Jack的嘴唇被一个霸道的吻封住,Johnny拥着他倒在温暖柔软的床上,他吻了许久,才恋恋不舍地慢慢松开他饱满微肿的红唇,沙哑着嗓子慢慢一字一句地说,“现在,叫他们来,把我赶出去吧。”他用一只手“刷”的一声扯下Jack的领带,用牙齿慢慢一颗颗咬开他的衬衫纽扣。Jack闭上眼,不说一句话。

“所以我们到底是来干什么的?”Bucky站在门外,一头雾水地问Steve。

“先开间房吧。”Steve耸耸肩。


评论(2)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