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紫色透明

盾冬曹郭一八不拆不逆,包子,奉孝,八爷,茗茗。微
博@冬饺飞门-xxx

【一八AU】耽美小写手与卧底钟点工(1)

前文:http://lanzikissbao.lofter.com/post/1da74890_c319ab0
把这个脑洞同@麟猫 喵太说,她说吴老狗是一八大手,老九是出版商,于是就按照这么写的2333

张启山仍保留着年轻时的模样,浑浑噩噩地被两个手执铁链的无常牵引着,过了忘川路,踏上奈何桥,路的尽头有一个伛偻老妇,她一身黑袍,满面皱纹,把一碗水端到他唇边,“纯净的灵魂,你前世一生光明磊落,来世定能修个好命。只你前生一生寡情缘,所求者不得,来世必能弥补此缺。请饮下这碗汤,从此忘却前尘,再无烦恼,往生人世。”

张启山皱眉,摇了摇头道,“我不能忘。前世我负一人一生,下一世我仍要去寻他,弥补我对他的亏欠。”

孟婆摇摇头道,“上一世你也是这么说来。可你失了一魂一魄,最终忘却了你所寻之人,纵使给你安排同他再生一世缘分,也无济于事。他早已经转世为人了,我劝你,这一世还是莫要再执着了。”

“那他……临走前可曾有话留给我?”张启山颤声问道。

“他留给你一首诗。”孟婆用浑浊嘶哑的声音无情无绪地平静念道,“‘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他还说,既是生生世世都不得相濡以沫,倒不如相忘江湖。”

张启山点了点头,“我知道了。”然后他一把推开身边之人,向前冲去,张开双臂,义无反顾地坠入深不可测的轮回之渊。

只余身后一声粗重的叹息:“唉……也是个痴情的种子。他亦同你一样在这奈何桥上等了几十年不肯入轮回,直到我说上一世你们受天劫,注定今后每世不能相亲,否则必有厄运,他才为了你肯忘却前尘入下轮回。至于今后,就要看你们的造化了。”她摇了摇头,转身慢慢走远,准备面对下一个灵魂。

齐桓衣冠不整地从趴着的桌上慢慢直起身来,揉揉惺忪的睡眼,张口打了个哈欠。昨晚为了赶稿熬了通宵,直到黎明才打了个盹。他走到厨房正准备打开冰箱拿点吃的,一阵铃声响起,他一个激灵,忙窜回桌前,戴上眼镜,一看来电人不由暗自叫苦,哆哆嗦嗦地按了接听。

“我说齐老八!今天公司例行月会你是不是忘爪哇国去了你!
都几点了还不到!是不是不想待了你!”电话里传来一阵怒吼,

“别别别,黑总您听我解释,我这已经在路上了,马上就到,您息怒,啊?”齐桓抓耳挠腮地解释着,一边恨自己居然把这事抛到九霄云外去忘了定闹钟,一边不停道歉。这黑总一贯性子残暴对待员工苛刻,最近图书市场不景气,他的书卖的又不好,业绩不理想自然总是对着他发火,他今天可是碰了导火线了,真倒霉。

“你快点!你写的稿子呢,都拿了吗?”

“拿了拿了,您放心……”齐桓一面答应着就挂了电话,看看打印机里还有多少存稿也没细数,一把抄起来拿了包就走,刚打开门就和一个硬邦邦的身体撞了个满怀,一把后退了几步,眼镜也被撞到了地上,疼的他龇牙咧嘴道,“谁呀这是!进门前也不带敲门的!”一边蹲下身就去摸眼镜,可是摸了半天都一无所获。那人慢慢蹲下身,拾起他的眼镜,柔声说,“你别动了。”一面两只手一左一右把眼镜给他安好。

随着眼镜回到自己脸上,齐桓习惯地向上推了推,一张放大的脸就呈现在自己眼前。他倒抽一口气,急忙站起身向后迈了一步,疑惑的问,“你谁呀?”

哎你别说这人还挺好看的。齐桓不自主的乐了一下,随即赶忙收起表情,轻咳一声,又问了一次,“你找我有事吗?”

那人一脸冷峻,“我是新来的钟点工。我叫张启山。”他晃了晃手里一串钥匙,“这是您给物业的。”又掏出证件,“您过目。”

“哦你是新来的呀,怪不得我没见过。得得得,我现在有急事,你赶紧把这屋里拾掇一遍,”齐桓也顾不得细问,抓起包就冲出门去,撂下一句,“我回来你再走啊,别忘了把午饭做了。”

张启山站在屋里,看着他狂奔远去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为了完成任务,暂时先忍几天吧。他扭头看看这猪窝一样的家,叹了口气,认命地开始捡撒了一地的纸。

“最近市场低迷,图书销售量持续降低,大家也都是有目共睹。”市场部、编辑部、销售部、策划部精英们围了一圈,黑总拿着笔一指幻灯片,“所以目前最紧要的,就是想办法把我们旗下的图书卖出去,要卖书,首先得让书有人气,那么就得读者爱看,还得增加宣传,是不是啊……”他一扭头看见正在缩头低肩往座位上蹭的齐桓,气就不打一处来,大吼一声。“齐桓!”

齐桓被吓得一震,可怜兮兮地苦着脸,“啊?”

黑总一拍桌子,“你平时消极怠工迟到早退也就算了,今天这一个月一次的大会居然也给我迟到!说吧,今天又为什么?别告诉我又塞车!”

会场上响起一阵低笑,齐老八这种事不是第一回干了,因为他曾经破过一个月迟到八次的记录所以得了一个“老八”的外号。

“黑总您圣明,它就是……”齐桓鼓起一张笑脸,刚要说话,黑总一挥手,“最可气的还不是这个!你来看,”他迅速切换了一张幻灯片,“上个月的销售业绩出来了,你又排在最末,新书才卖了几百本!这都几个月了?”他叹口气,“不是我说,你写的那些历史题材跟古董似的,现如今还有几个读者爱看?你看看人家电视机里讲座的那些教授,一样是写历史,可人家会戏说呀!写的生动有趣,这不读者就爱看吗!你可好,跟个老学究似的在那翻译古文呐?我们公司可不养闲人,限你一个月想办法,下个月你要还是最末,可要给我当心了!”

“黑总,这有点太紧了吧?办法我会想,您能不能……给我宽限点时间?三个月怎么样?一个月还不够写半本新书呢!”齐桓知道不整改是不行了,只能先争取多点时间了。

“那好!到时你要想不出办法来别怪我翻脸无情!散会!”黑总气哼哼的甩脸走了,大家面面相觑,这市场部总监吴老狗平时同齐桓最好,安慰他道,“老八你也别太着急,不行就换个题材,去找你出版商商量商量。”

“对呀!换个题材!我怎么没想到!”齐桓一拍大腿,抱拳道,“谢谢兄弟了!”急忙冲出了会议室。

齐桓坐在座位上,对着满桌的饭菜却咽不下口,只是唉声叹气。对面的解九一推金丝眼镜,轻轻一笑,“老八这是怎么了?遇到什么难事了?”他环顾四周,“这么高级的饭店你还是第一次请我来呢。”

“九爷,我这烦着呢,您就别打趣我了。”齐桓嘟着嘴,哀怨地望了解九一眼。

解九微微一笑,伸出一个手指头虚点了点,“哦?让我猜猜,”他眼珠转了一圈,“一定是书卖的又不理想了吧!”

齐桓苦着脸点了点头,“所以我想换个写作题材,今天就是专门来请教九爷,现在什么题材最热门呢?”

“这你可问对人了。”解九哈哈一笑,“要说现在读者最爱看什么呢,得分人。”他咂咂嘴,“小孩呢,现在童话也挺火的,有好几位‘童话大王。’”

齐桓想了想,摆摆手,“不行,我可没那个想象力,小上帝们的世界我也不了解啊!”

“十几二十岁的年轻人呢,爱看言情,穿越,玄幻,修仙的什么样的都有,这些孩子也是很大的市场了。”

“你说言情吧,我也没谈过恋爱,没这个经验,玄幻吧,还是没想象力,修仙,我要知道秘诀我还用天天窝在家码文?穿越……”齐桓想想,艰难地道,“还是女作者比较懂这个,我一大老爷们天天写一小姑娘穿越古代去跟这个皇上爱跟那个王爷好的,也不合适呀您说是不是?”

解九笑着说,“也是。诶,我这有一题材您肯定能写,主角必须是男的,也不用穿古代去,不需要想象力也行,就是最好有点经验,写起来才更顺利。”

“什么呀?”齐桓被他说的动了心,又觉说的口干舌燥,一面问一面端起碗茶来喝。

“耽美。”解九含着笑,带着一脸终于找到正确答案的表情说。

齐桓愣了两秒,一口茶全喷了出来。“您……您在逗我吗?”他痛苦地说。

“那么您还有别的办法吗?”解九两手环胸。齐桓摇头,“那就不妨试试了,现在耽美市场有多热您也是看得见的,小姑娘们就好这一口,我经手的这一题材可是稳赚不赔,改编成网剧都能带火一大帮男演员呢!”

“那你让我找经验……”

“据您前面所说,您是个体验派,什么都得亲自经历一遍才有灵感。那可以找个男人,提前说好了试试,灵感要是有了,这书不就写出来了吗,书卖的火,您也不必担心被开了。这不是不得已吗!”解九不愧是生意人,分析的头头是道,“老八你细思。”

齐桓告别解九回家的路上还想着这事,一面叹气一面想,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正想着,出租车司机一开广播,恰好是个小姑娘点播一个耽美剧。“现在孩子呀,都好这一口。”司机自顾自的说起来,“我这还备着不少磁带呢。上次一个男的坐我车,说是个演员,我听声特耳熟,车上愣没想起来,等到站了我一看,满车底下都是捧着花的小姑娘,他一下去就给淹的都看不见了,我吓得开了车就跑,刚好广播一响,我这才想起来,他就是演广播里天天放的那电视剧的那个!”齐桓听着不由心动,一拍大腿,好!那就试试!只是一想起这人选他又犯了难,公司里同事包括吴老狗都不行,传出去他就别想混了,不然……解九?呸!他在心里啐自己一口,人家都有老婆孩子了!

车一到家,他扔了钱就拉车门下去,一推门,门里多出个人,正系着围裙擦地呢。齐桓一愣,“你谁呀?你怎么有我家钥匙?”

“我张启山!早晨不是跟你说了吗?”那人手里动作一停,黑着一张脸气的不行,低喝道。

“哦!”齐桓一拍脑门,忙的都把这事忘了。“新来的钟点工是吧?行你好好干啊,我……”他一看家里收拾的窗明几净,不由笑的露出小虎牙,拍拍张启山肩膀,“干好了有赏!”说着去厨房想找点吃的,刚才心烦,一桌子菜都没怎么动筷子,现在倒是有点饿了。一看饭桌上一大桌丰盛的饭菜,心想自己这是找了个田螺姑娘来啊。不错,这人招的值。猛然间想起解九给提的主意,心下一动,这就有个现成的,不然……就找他试试?可是这话想了半天,脸憋得通红,吭哧瘪肚的实在是不好意思说出口啊。罢了,先别让他知道,自己暗中找灵感也就罢了,反正只是观察相处模式,也不会真让他干什么的。齐桓打定主意,招手叫他:“唉,我说启山呐,你干半天活累不?一起来吃饭吧!”

张启山把地擦完,把拖把放好,径直走到厨房,“饭我就不吃了,到点了,我先走了。”

“别别别,赏个脸吗。”齐桓笑的一脸谄媚,强拉着他坐在自己对面,“我再加两个小时,放心,没别的意思,就是看你累了半天,怪辛苦的。”

张启山本来还要推辞,可是看他一脸寂寞又殷切的神情,心一软,鬼使神差地就坐了下来,看着他一头乱毛,心里却陡然而生一股熟悉感,仿佛前世,自己和他也经常坐在一块吃饭。他拿起碗埋头吃着,一抬头不经意看见齐桓偷偷瞄着自己,看见他的眼光又赶忙低下头去,便皱了眉问,“有事吗?”

齐桓不好意思地笑笑,犹豫半天才睁大眼睛问,“那个……你们公司提不提供除了做家务之外别的服务啊?”

张启山忽的想逗逗这个小迷糊,伸手拈下他粘在嘴唇上的一粒饭粒,慢慢凑近他的脸低声道,“提供。”

“啊?这太好了嘿!那你能给我当三个月男朋友吗?”

评论(1)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