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紫色透明

盾冬曹郭一八不拆不逆,包子,奉孝,八爷,茗茗。微
博@冬饺飞门-xxx

【盾冬】机械公敌

简介:Steve是正在高科技犯罪集团Hydra卧底的条子,一天晚上,他捡到了一台智能手机,它的名字叫Bucky。

其实脑洞来自电影《机械公敌》,里面威尔史密斯饰演的主角人类像冬兵一样有一条麒麟臂,一次他在调查一个人工智能杀人事件的过程中,遇到具有人类意识的机器人桑尼。
总是有脑洞没文笔,Sad。

9:30PM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后,Steve回到冷清的单人宿舍。已经有几天了,距他脱下警队制服从神盾局消失,加入这座外观光鲜亮丽的大厦,凭借伪造的身份和过人的身手,成为总裁Pierce的私人保镖。这个房间距总裁办公室不过咫尺之遥,当总裁晚上加班时,他就在这里待命休息,以备不时之需。
灯火通明的大厦此时空无一人。Steve在沙发上坐下,打开一瓶苏打水,侧耳倾听。过了一会,不远处传来“咔”的一声轻响,随后一阵轻微的脚步声逐渐远去。凭借几天的经验,他能分辨出,这是Pierce的脚步声。他左手拿着喝了几口的水,右手从桌底暗格轻轻摸出一把手枪,装上消音器,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口,掩上房门,从里面反锁好。然后他把开盖的水挂在门后挂钩上,以一个略倾斜的姿势固定住。
他关上电灯,脱下为伪装身份而穿的一身西装,换上紧身夜行服,推开落地窗,外面是一望无际的广阔夜空。凉风习习,Steve深吸一口气,背上金属的盾牌,从窗口一跃而下,顺着光滑的墙壁滑行。下滑过程中,他借助一个个窗口,看见Pierce的身影出现在一层层的楼梯口,直到最后一层,他一个扭身,扒住窗檐,看见Pierce在一群人的陪同下,步入一条偏僻的地道。所有人都进去后,地道门自动关上了。
冰冷的月光下,茂密的树叶在Steve脸上投下一片阴影。他站在那个隐蔽的入口,皱眉想了一想,举起盾牌,黑暗中闪过一道光泽,即将劈向那道大门。

10:00PM
万籁俱寂。门里突然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叫,Steve听出是一个男人的声音。持续了没多久,一声接一声的惨叫接连响起,一片骚乱,动静越来越大。突如其来的变动扰乱了Steve的计划,他抬头看了看,纵身越上一颗大树,藏身在繁茂的枝叶间。
大门“嘭”地一声被什么撞开了,一个头发凌乱、衣着褴褛的男人步履不稳地跑了出来,裂成两半的门似乎就是他的杰作。这附近是一片开阔的空地,他几乎没有任何逃脱的可能。他显然也认识到了这一点,观察了一下黑暗的四周,向这棵大树跌跌撞撞地靠近。
Steve分析了一下局势,向他投下一个伸缩的钢索飞爪。他愣了一下,抬头向上望去,可是一片漆黑,无从分辨是什么人投以援手。显然这个男人并没有多想,而是迅速沿着绳子爬上了大树。不多时,从门里跑出来一队队大喊着提着探照灯,拿着电棍等武器的搜索人员,他们迅速散开分头搜寻什么,Steve猜测,可能就是这个男人。他迅速思索了一下,抬手按下胸口的按钮。
强光手电筒向树上照来的时候,Steve的潜行服变成了和树一样的绿色,同时他向那个人扑过去,背向地,把他挡在身后。他似乎没有呼吸一样,距离这么近也气息冰冷,Steve如是想。手电筒放下了,“似乎没有在树上。”他听见那两个人交头接耳嘀咕着,小步跑走了。
周围由喧闹逐渐归于寂静。不知在树上等了多久,Steve一直将手环在那人腰间,没有一丝星光,他看不清对方的脸。静默了一会,他向下看了看,小声说:“你在这里待着,我下去看看。记住,别乱走。”对方只是沉默不语。
Steve迅速溜下粗壮的大树,四面查看一圈,确定没有人了。他抬头望去,才发现瞬间树上已经空无一人。他低头环顾四周,才看见东北方一个飞速奔逃的身影。Steve上前几步,飞速取下背上的盾,向那个长发飘飘的鬼魅般的人投出去。“当”的一声,他听见金属相撞的声音,那个人转头徒手就接住了盾,同时毫不犹豫把它发了回来。Steve接住了盾但也被震退了一小步,他稳住气息,再重新向前望去,夜风中已经空无一人。

11:00PM
Steve从黑着灯的宿舍窗口重新轻手轻脚地翻入。他一个前滚翻到门旁,打开灯开关,环顾四周,没有潜入的痕迹。他的目光落到门背后的水,从瓶身上刻的度数看去,还是一样的量。打开门向外望去,依旧空无一人。Pierce的办公室关了灯,并且从外面上了锁。
今天的线索又断了。他摇摇头,关上门,按了灯的开关。房间里重新归于一片黑暗,Steve走到里间的卧室,准备换下衣服,结束今晚的工作。Pierce的私人空间由另一个贴身保镖负责,这里就是他目前晚上的居所。

Steve走进浴室,随着哗哗的水声响起,他在脑海里思索着今天晚上查到的一切。
Hydra集团是一家专门生产高科技电子产品的新兴工业集团,由于总裁的精明,一直未被发现任何与不法勾当有关的蛛丝马迹。直到今年有消费者反应,该公司生产的电子产品其人工智能超出现有界限,存在伤害人类人身安全的行为。警局顺着这条线索追查,却在警员发现它利用一个秘密武器从事秘密危害社会行动的时候,派出的警员皆遭灭口,于是线索就此中断。Steve作为现存最好的,执行过多次秘密卧底任务的警员,被派到这里监视总裁Pierce的行动。

今天的那个男人,似乎和Pierce及其所属集团是对立的立场。也许从他身上可以寻找到突破口。Steve正在沉思,突然门外传来“嘭”的一声巨响,他反应过来,关掉花洒,迅速擦干身上的水珠,抓过一条浴巾走了出去。

大门被从中撞开,大摇大摆地敞着。Steve扑到门边打开灯,转头向房间里望去,一个男人扑倒在地上。

从身形来看,正是今天晚上那个人。他紧闭双眼,似乎已耗尽全部的力气,但奇怪的是,他身上却没有一丝血迹。Steve轻轻走到他身边,蹲下身,正要开口,却听见楼道里传来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是冲着这里来的。电光火石间,他大脑闪过千百个念头,来不及多想,脑子已经做出了决定。

叉骨--Pierce身边最得力的助手带着一队武装人员破门而入时,房间一片黑暗。他踹开门,举起手枪对着房内,示意手下去打开灯。灯光照亮室内的一瞬间,他听见Steve从卧室床上传来的带着鼻音不耐烦的声音:“是谁?”

外间空无一人。动作快的手下踹开卧室的门,叉骨向里望去,Steve全身赤裸,只露出一个头,趴在被子里,支着肘,也正向门望来。他身下是一个同样赤裸的长发的人,看不清面容,也就无从分辨是男是女。

目光交错的一刹那,叉骨 听见Steve的微笑,然后开口:“叉骨先生,是什么事让你在这大晚上跑来打扰我的私人生活?”

一个没眼色的手下还要上前,叉骨反应过来眼疾手快地踹了他一脚,迅速向Steve一笑:“Rogers先生,很抱歉,我在带人执行公务。不过看来您这里没有我们要找的东西,”他给一圈手下使个眼色,“打扰了。再会。”他又向Steve身下看了一眼,,换来后者凌厉地一撇,只好转身带人迅速退出了这个房间。毕竟这种尴尬的局面下,Steve目前还是老板的保镖,不能太过得罪。

Steve侧耳听着所有脚步声都远去了,他对身下大睁双眼的男人做了个“嘘”的手势,然后跳下床,迅速穿好衣服,走到门边确认了一下,才转过头带着歉意道:“抱歉我刚才不得不这么做,但是--”
一道白光闪过,他的话还没说完,就眼睁睁看着床上的男人从一个活生生的人,变成了一台--智能手机,掉在了枕头上。

评论(2)

热度(25)

  1. 存文小仓库蓝紫色透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