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紫色透明

盾冬曹郭一八不拆不逆,包子,奉孝,八爷,茗茗。微
博@冬饺飞门-xxx

【盾冬】食堂物语

  1.从外表看上去,这家新开的店是布鲁克林区一间再普通不过的小餐厅。地段并不繁华,装修也不精致富丽,甚至隐蔽到白天都没什么人光顾。

  Orient还是个三年级的小孩子,可是他对美食十分有研究。他们这些小孩子,最喜欢吃的通常都是快餐,什么炸鸡、薯条,女孩子们则是棉花糖的忠实粉丝。在他看来,有些食物并不像快餐那么美味而瞬间就抓住人们的胃,但是它们却可以带来长久的回味。他最喜欢到处寻找这样的体验。

  是在一个写完作业的周末从家里跑出来和最好的伙伴Clay闲逛的时候,他们俩偶然发现这间小巷深处的餐厅的。是很特别的木质板材搭建的,门口上方镌着几个字,“m-e-m-o-r-y”,Clay停下和他追逐的脚步,好奇地念出来,用手肘捅捅他,“你说这个名字是不是很特别?我说真的,这里以前我们可从来没看见过...”

  “我想你要小心了。”Orient心里也很好奇,但他故意睁大眼睛逗他道,“没准这是一个吃人的老妖怪住的地方呢!”Clay比他小一岁,听他这么一说,心里立即一颤,瞪着圆圆的双眼又望了望四周参天的古树,伸手拉一拉Orient小声说:“那我们还是快走吧!”

  Orient心想这个小傻子还真好吓,插起腰,一咧嘴正要笑话他,突然看见Clay吃惊的捂住嘴看向他,接着就是身体悬空而起。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拼命踢着两条腿,接着他被转了过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年轻的金发男人的脸。(Clay后来说他so handsome,Orient:哪里有!)

  “Hey,在背后说人坏话可不是好孩子该干的。”男人板起一张脸,很凶地说。

  “哼!”Orient发现挣扎在这双有力的臂膀面前是徒劳无功的,就把头扭向一边,气鼓鼓地不说话。就在这时,Clay虽然很害怕,他看到他在微微颤抖,但他还是一把冲了上来指着男人叫道:“你这个大坏蛋!快把Orient放了!”说着看他没有马上反应,就用他小小的瘦弱的肩膀撞向他的大腿。

  男人大概先是觉得这孩子太自不量力,“嗤”地轻笑了一声。然后他突然一愣,看向他的目光不知不觉柔和了下来,不知是不是错觉,Orient觉得那并不像在看Clay,而是越过他的身体在回忆着什么。然后他轻轻地把握在他腰上的手松开,把Orient放回地上,俯下身子,拍了拍Clay的头:“你是他的兄弟吗?”

  胆子小的Clay带着点哭腔奶声奶气地说:“不,我是他的朋友。”

  Orient小声嘟哝:“谁要有你这样的吃奶的小狗一样的朋友了。”不过他还是轻轻拉起了Clay的手,准备离开的时候,背后却突然传来一个声音:“你们两个小鬼,不准备到'吃人的老妖怪'家来场探险吗?”他们好奇地转过头,金发蓝眼的男人微笑:“小店新开张,十岁以下小孩免费。”

  他们两个闻言不服气地挺起胸膛:“我们可不是小孩子!”

  男人不知想起了什么,眼神一滞,笑着点点头:“好吧,你们是——恶龙骑士,怎么样,我的小骑士们?”他弯下腰,微探身子,向他们伸出手:“我是Steve。”

  

  2.“那么也就是说,Steve叔叔你是人,不是老妖怪了?”Clay好奇地问。

  他们已经用周末的时间来过几次了,第一次Steve招待他们的香草冰激凌简直是Orient吃过最美味的甜食了。Steve笑了笑:“有些妖怪会伪装成人,隐藏在人类中。不过,其实这并不重要。”他把巧克力派端到他们两个面前,“你觉得我是一个,”他凝视着他,“好人吗?”

  Clay重重点了点头:“当然!你对我们,不,是对来这里吃饭的每个人都那么温柔,你一定是个很善良的人啊!”

  Steve笑了笑:“曾经有个人,”他顿了顿,“他比我还要温柔。他是我见过最好的人。”两个孩子还想听下去,不过Steve却突然停了话,把空餐盘端走了。

  Orient想那个人一定对Steve很重要。不然他为什么在提到他的时候,眼神会变得那么柔软,像那些女孩子爱吃的烤棉花糖一样洁白柔软而泛着甜蜜。

  

  3.Steve回到厨房,他把餐盘搁到桌子上。一双有力的手突然从背后围了上来,他并没回头,笑着说:“Bucky,别闹了。我知道是你。”

  Bucky松开手,“切”了一声,撇着嘴说,“Steve,你真没趣。”

  Steve没有停下剁手里的食材的动作,头也不回地说:“那今天晚上在床上,让你见识见识我的有趣怎么样?”说到最后他还故意换了气声。这个促狭鬼。Bucky想。

  “喂喂,世界末日过去以后,你这人怎么连脾气都变了?”他不满地抗议。

  “你也说是世界末日啊。就当是,我们都重生了不行吗。”Steve笑着说。

  Bucky无聊地靠在墙角。“我说,你不会做厨师做上瘾了吧?”他想一想都觉得好笑,每天就看着Steve系着围裙围着灶台团团转,“你还记得这是个卧底行动吗?”

  “嘘,小点声。”Steve把切好的菜放进锅里用清水煮,“怕什么,现在外面只有两个小孩耶!”Bucky抱着胳膊看了看外面,“而且他们从来就没注意过我...”

  Steve打断了他,“过来帮我一把。”

  Bucky白了他一眼,还是走过去,拿起另一个围裙系上,用铁手按住火鸡,右手拿着菜刀,开始一片片地片肉。“我总觉得,我们以前也一起干过这种事。”做了一会他又开始说,“那是在...”他皱了皱眉头好像在极力回忆什么,“布鲁克林的家里,对不对?”

  Steve刚要说什么,厨房门帘一动,Sam抱着一集装箱新鲜蔬菜走了进来。他把箱子往墙角一堆,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向Steve问:“今天怎么样?一切还顺利吧?”

  Steve点了点头,“你呢?有什么新情报?”

  Sam说,“有一伙残党还想继续完成灭霸毁灭世界的目标,他们还在暗中继续行动,有一个基地,不知从哪里研制了一批化学毒素,也就是这几天了。”

  Steve点点头,Bucky在一旁说:“真是一群闲的没事干的傻子。有这功夫在瓦坎达放羊都比干这种事强。对了,跟你在这这么长时间也不知道我的羊怎么样了...”Steve不由一笑,Sam看了他一眼,接着说:“灭霸死了以后失踪的人都陆续回来了。Thor...他一直在找Dr.Strange帮忙,恐怕还不能过来。”

  Steve在头脑里分析着接收的信息,神色凝重地说:“看来这次我们得靠自己了。”

  Sam神色坚定地看着他说:“我从来都没怕过。”

  Steve微笑:“我知道。”

  沉默了一会,Sam低头想了很久,才慢慢地说:“那件事...你也别太难过,我相信只要等...”

  Steve望了他一会,慢慢点点头,并没有接话,他从桌子底下抽出一张地图低声说:“现在我们来部署一下作战计划吧。”

  Sam低下头的时候,用眼角余光仿佛瞥见Steve抹了一下眼角。

  Bucky突然跳了起来惊叫一声,“Steve!锅要糊了!”Steve闻言忙连声说,“抱歉,抱歉,”一面手忙脚乱地关火。Sam平时从未见过这样的美国队长。真想把他这个样子拍下来发推,应该会有不少他的粉尖叫吧?

  毕竟现在的美国队长就像一个普通的,老婆离开很多年却还是学不会做饭的失意的中年男人。

  灭霸死了,是集体的功劳,也是他指挥有方,他应该春风得意意气风发的。Sam却觉得游走在这人世的他,现在比谁都落魄。

  “Sam?”一声呼唤打断了他的胡思乱想。“你把这盘沙拉给外面那两个小鬼送去。”

  看着打打闹闹的那两个孩子,Sam也不禁微笑:“虽然外表完全不一样,但我总觉得,他们两个那种相处模式,我好像很熟悉似的。”

  

  4.“根据这基地的地形图,后门只有一个,易攻难守,分一小拨人从背后偷袭我看是个不错的办法。”Sam走后Bucky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

  Steve伸手去摸他的头发,“还是那么长,这么多天一点都没长。”

  Bucky一把把他的手打掉,“没正经,和你讨论战斗呢。我可以和你一起...”

  “不。”Steve坚定地摇了摇头,“你还没彻底恢复,还是留在这里好。不然我会担心的。”

  Bucky诧异地看着他说,“你总说那次战斗后我身上有伤不让我出去,可是我怎么一点都不记得了?而且我也没感到疼啊...”

  Steve眼神暗了一下,很快就笑着说:“乖,听话。医生说你留下脑震荡的后遗症,对有些事可能在短期内失去记忆。”

  Bucky自嘲地笑了笑:“本来脑子就不好使。”

  Steve也笑了,可他很快就停了笑,Bucky没意识到,就仍旧笑着问,“怎么了?”

  “Bucky,你...那时...我知道你受的痛苦。我不能体会到哪怕万分之一。我不知道,”Steve觉得心脏像被一团水草缠住慢慢收紧,“一想到你要在那群天杀的畜生手底下忍受哪怕一秒,我...”他咬紧牙关。

  “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Bucky倒是很无谓,“没有我的时候,你不也是独自一人吗?我那时候忘了你,可你却一直记得我,整整七十年。所以,最痛苦的人,我想,大概反倒是你才对吧。”

  Steve再也忍不住,走过去一把抱住他,Bucky回抱住他笑着打趣,“哥们,可不要在我面前哭鼻子,七十年前的你可不会这么干!”

  

  5. Sam把水果沙拉放到孩子们面前的桌子上。他们两眼放光跃跃欲试的样子让Sam觉得仿佛回到了小时候。他示意他们叉一块尝尝,Orient叉起一小块放进嘴里,细细嚼着,Sam问:“怎么样?这可是店里的招牌菜呢。”

  他想了想,一边吃一边回答:“要说实话吗?这是我吃过...最特殊的沙拉。”

  Sam“哦?”了一声,挑一挑眉示意他继续往下说。Orient眉飞色舞地说,“其实我吃过比这还好吃的沙拉呢。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沙拉酱的味道让我想起了...家。”他重重点头,“对!就是家的味道,更小的时候,我在Clay家里吃过,他妈妈做的也是这种感觉。可是后来...他爸妈离婚了。他妈妈常常不开心,就很少做了。”Clay低着头,提起了伤心事,心里有点难过,连沙拉也不吃了。Orient见状也不说话了。

  Sam点点头。他看向他们,忽然想到了一个主意。他说:“Hey,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去后面厨房问Steve先生是怎么做的呢?以后你可以做给你的小伙伴吃。”对不起,队长,可是你这样已经持续很久了。我不能...看着你因为已经无法回来的人而沉迷其中。

  Orient眼睛一亮:“好主意!”他说着就站起来往后面跑去,Clay没拉住他,只好由他去了。

  

  6.“Steve先生!”Orient跑进来的时候,听见Steve正在说些什么。

  "Steve先生,你在和谁说话?"他不解地问。随后他看见金发男人的手在半空中围着半圆的姿势,他的上半身仿佛靠在谁身上,看见他进来忙不自然地把手放下。

  "你在干什么?这里..."Steve忙把食指放在唇前示意他噤声,Bucky却还是听到了,"这里明明没有人啊!"他震惊的眼神扫过Steve,一点点变得清明,最后恍然地笑了,“小孩子是不会说假话的。Steve,”Steve低下头去,“看着我!我已经...想起来了,那天...我化成灰了。”真说出口的时候,Bucky内心反而一片平静。“我...我能接受的,你为什么这么傻,不肯承认的,到头来反而是你。”他笑了,拍拍他的肩膀,“把我圈在这里,又能怎么样?你不能这样让我流浪一辈子。”

  “不,”Steve顾不上孩子惊诧的目光,急切地说,“Bucky,你要相信我,我会找到...让你恢复身体的办法的,”

  “我已经不是一个完整的灵魂。”Bucky凄凉地笑笑,“我也不知道怎么还能撑到现在。”他拍拍Steve的肩膀,“就算已经知道,你放心,我还是会陪你到最后的,说到做到。所以,”他盯着他的眼睛,仿佛要看穿他的心,又仿佛是想永远记住他此刻的样子,“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Steve把嘴唇咬得发白,他看到Bucky的身体逐渐变得透明,听见他的声音逐渐微弱。而在Orient看来,他只是对着空气说话罢了。但他如此温柔的语调他却从来没听过,“我答应你,会永远记在心上。”

  

  7.半个月后,初冬时节,布鲁克林迎来了第一场纷纷扬扬的雪。Orient和Clay围着Sam坐在桌前,吃着沙拉。Sam正绘声绘色地讲道,“那天我可是单枪匹马冲进去,和我的红翼,”Orient羡慕地摸了摸,“硬是把敌人包围圈打开了一个缺口,然后和Steve前后夹击,当时的情况有多惊险你们是没看见!正在双方酣战的时候,谁知道敌人暗中藏着一个埋伏,那颗子弹就擦着我肩膀过去,眼看就要射中Steve的心脏了,就在这时候你们猜怎么着!它硬是在空中转了180度又射了回去,就像碰着了什么看不见的屏障似的!”两个孩子发出“哇”的一声惊叹,Steve这时从后面走出来,笑着说,“Sam,你又在和他们瞎说了。”

  “我可没有啊!”Sam不服气地反驳,Clay用手肘捅了捅Orient说,“你发现了吗?Steve叔叔比以前爱笑了。”

  Orient抓抓头,“是吗?我猜是因为他最重要的人和他说了什么。如果换做是我,你逗我笑的话,我也会感到快乐的。”

  Clay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8.孩子们吃饱喝足开心地离去后,Steve向Sam说:“收拾好了。我们走吧。你向他们解释了吗?”Sam摇摇头,“还是让他们自己忘掉吧。小孩子嘛,过几天就会抛在脑后的。不过我告诉他们,这道沙拉叫memory of home。”

  “有些时候,也恰好是儿时的话能记一辈子。”Steve说,“走吧。这里已经解决完了,去瓦坎达找Techala汇合。”

  “你不想...找回他了?”

  Steve摇摇头,“当然不是。只是在这之前,我要完成我们共同的心愿。为了他,我要好好活着,在他回来之前,继续我们都未能做到的那件事。”他“倏”地一声展开手臂上乌金的盾牌,挺直脊背,迎着雪后耀眼的阳光,“出发!”

  Fin

  玩完食堂故事,不能我一个人哭QAQ,温馨感人的治愈系游戏,讲述老奶奶和老爷爷人鬼情未了的故事,中间穿插着各种人的故事,就像深夜食堂。以及此文还会有后续的!

  

  

  

  
  

  

  

  

  
  

 

评论(2)

热度(12)